0279机床

非洲太阳能项目我国40个太阳能光伏援助项目在非洲启动

8月18日,中国北京。援助非洲太阳能项目考察组的第二批组员正为启程作准备,第一批组员则忙着整理考察报告。

同一天,非洲国家毛里塔尼亚阿克儒特市。一盏盏安装着蓝黑色太阳能板的路灯摆在街道两边,即将被立起来。

相隔万里的两个场景,因为一个原因联系在一起——中国援助非洲40个国家的太阳能项目。

这是非洲人民的需要

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分会负责人孙广彬是援助非洲太阳能项目考察组的6位成员之一。从6月2日抵达非洲到6月25日返回,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考察了埃及、苏丹、毛里塔尼亚三国,孙广彬被深深震撼了。

阳光下的这片土地很美。金色的沙丘,翠绿的热带植物,充满历史沧桑感的古老建筑,弥漫着静谧气息的乡野与城镇。但夜晚的这片土地又令人心酸。夜幕降临后,大部分乡村乃至部分城镇都陷入黑暗之中,因为电力有限,仅能供给少数城市。孙广彬说,他站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市中心的酒店房间中,看着灯火算不上辉煌的城市夜景,听到偶尔传来的柴油发电机的声音,非常希望那些援助项目尽快落地。

非洲很缺电。今年5月举行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能源部长会议透露,非洲平均仅有30%的人口能够用上电力,用电水平只占世界电力消费总量的6%,发电量占世界发电总量的3%。

就像人们需要水一样,汽油或柴油发电机是企业在非洲发展的必需品。考察组成员接触了一些在非洲开展业务的中国企业,发现它们无一例外全部自备发电机,其中一家清洁能源企业就准备了四台。用不上电的地方有时还依靠煤油灯,取暖和炊事主要用薪柴和木炭。

“走在那些非洲城市之中,我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大家对充足电力的渴求。”孙广彬说,这是当地政府的愿望,是企业的愿望,也是非洲人民的愿望。

如何消除电力缺口?考察组发现,利用太阳能资源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它比建设火电厂等更适合非洲。在非洲考察期间,考察组只看到少量火力发电厂。很多非洲国家都缺乏煤炭等一次能源,这使得发展燃煤电厂具有先天劣势。与之相比,非洲大部分地区日照充足,这为发展太阳能项目奠定了基础。此外,由于非洲多数国家人口不多且居住分散,离网型发电系统更适合非洲多数国家的实际需要。这一发现坚定了考察组的信心——来自中国的太阳能援助项目是可以发挥巨大作用的。

援助的实现方式

太阳能产品种类丰富,小至太阳能热水器,大到并网型太阳能光伏电站,不一而足。到底哪些产品才适合非洲国家的需要,具体又安装在哪里?在国家商务部牵头下,多个部门、机构联动起来。

据孙广彬介绍,前往非洲考察只是整个援助流程的一个部分。事实上,很多前期工作早在2010年就已启动。这些工作包括形成太阳能援助产品细则,筛选太阳能产品援助套餐,确定实施初步方案,明确供货商资质等。

在操作援助项目的初期,中方向对方提供了9个太阳能项目套餐,包括道路亮化、小型离网系统、太阳能应急设备等。

孙广彬说:“非洲国家对太阳能的利用刚起步,对太阳能产品的性能、种类等都不太了解。因此,我们组织太阳能备制造厂家提供了一系列方案,并从中优选出9种,供非洲国家选择。”

接下来的时间里,在商务部领导下,各方针对非洲国家需要的太阳能产品类型,形成光伏援助项目实施细则。每个援助项目金额都是1000万元到2000万元人民币,总金额约6亿元人民币。

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作为设备制造企业资质审核和推荐单位,负责审核国内太阳能设备制造企业资质,并向商务部进行推荐。他们从最初的200多家企业中进行筛选,最终确定了16家企业的参与资格。

中南勘测设计院等有资质的第三方设计单位,则负责确定太阳能援助项目的初步方案。中南勘测设计院国际工程部的洪丽是首批考察成员之一。她和同事在毛里塔尼亚阿克儒特市道路现场进行了细致考察,并确定了该国的太阳能援助项目——道路亮化项目的初步设计方案,其中包括约400盏太阳能路灯。

“这么多部门和人员的参与,也从一方面说明我们为了援助项目所作的努力。”孙广彬说。而努力的动力,就是非洲国家政府发展太阳能项目的巨大决心以及我国政府的大力推动。

援助项目的深远意义

孙广彬说,如果让他来评价援助非洲太阳能项目的意义,他认为可以用这样几句话:促进非洲绿色能源发展,展现我国节能减排决心,展示中国企业先进技术。

非洲也面临严峻的环境保护问题。很多国家的居民大量使用薪柴和木炭,环境污染严重。而且,薪柴是通过砍伐森林的方式获得的,这属于破坏性的森林利用方式。

孙广彬说,当前正值我国大力推进节能减排之时,援助非洲国家清洁能源项目,既能促进非洲国家的绿色能源发展,又在事实上向世界宣布了中国节能减排的决心。

前任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田广凤评价说,中国与非洲的这种合作,得到了非洲国家的普遍认可和拥护,不仅没有影响到第三方利益,而且加强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沟通和交流,促使国际社会更加重视非洲,关注非洲的发展。

援助非洲太阳能项目,对于我国企业而言,同样是一个一展身姿的好途径。

在埃及开罗,考察组看到了欧洲国家提供的太阳能产品。来自中国的太阳能援助项目,未来将建立在这些欧洲产品旁边。通过对这些产品进行了解,孙广彬发现,中国生产的太阳能产品并不比欧洲产品差,而且在产品利用等领域已经积累了成熟的经验。

“我们在品牌建设、技术创新等方面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中国制造的太阳能产品完全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和欧美产品竞争。”孙广彬说。

2011年6月2日~25日,中国援助苏丹、埃及和毛里塔尼亚太阳能示范项目考察组到三国进行实地考察。考察组成员回忆了这次行程紧凑、富有成效的考察之旅。

考察组首先到达苏丹,然后前往埃及和毛里塔尼亚。

每到一个地方,考察组一行都要与当地政府部门和相关单位会谈,以了解其需求。同时,实地考察当地情况,以尽快确定项目初步设计方案。

6月2日到10日,考察组首先在苏丹考察。考察组详细了解了太阳能项目拟建地的布局,就相关技术问题与苏方进行了交流。据介绍,针对当地的需求与特点,考察组对原来的技术方案进行了调整。

6月11日到17日,考察组在埃及考察。考察组与受援单位相关负责人举行了会谈,参观了项目拟建地现场,并与部分中资企业进行了交流。

离开埃及后,考察组乘车前往毛里塔尼亚。6月18日到25日,考察组在该国进行考察。考察组参观了项目现场,了解了该国劳动力、建材、运输等市场价格,以及电力和新能源的发展政策与规划情况。

气象条件对太阳能项目的实施具有重要影响。因此,为了对项目建设的可行性进行分析,推动项目实施,考察组特别留意了三个国家的气象情况,如月平均和年平均降雨量,月和年度日照时数多年平均值等。考察组成员感慨:每天都能看见大大的太阳挂在空中,散发出无限热能,这足以说明非洲太阳能资源的丰富。

在非洲考察期间,考察组成员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他们希望借助这一项目的实施,为非洲国家经济发展作一点贡献。

非洲可再生能源利用现状

目前,非洲国家利用的可再生能源包括水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使用率普遍较低。

水能。非洲水能资源丰富,可开发水能资源占全世界的10%,但目前开发率却只有8%,世界上装机容量排名前20位的大水坝中没有非洲水坝。

太阳能。非洲太阳能资源丰富且可用度高。但在全世界太阳能光伏装机总容量中,非洲所占的比例微乎其微。

生物质能。非洲各国对生物质能依赖度很高,但主要利用方式是非可持续性的森林资源开发模式。在部分非洲国家中,生物质能占全国能源使用总量的70%~80%,甚至在一些农村地区高达90%。

风能。风能在非洲国家应用有限,主要的风力发电区集中在沿海,仅在部分地区大量使用。如南非、肯尼亚等。

地热能。非洲地热能资源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大约有1000万千瓦。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是非洲仅有的利用地热发电的国家,大约占东非4%的发电总量。

0.29242086410522 s